养殖注册
养殖下载 / NEWS
  • 公司要闻
  • 行业动态
信息正文
抗美援朝——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时间:2019-06-10 09:38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抗美援朝——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清晨,台湾松山军用机场。 国防部资料室情报处薛中易交给保密局派驻东京的谍报人员龚剑诚三部大功率微型电台,孙将军本人联络密码和呼号,开车送龚剑诚到。 中午时分,龚剑诚登上美军C-47运输机。

  龚剑诚,代号“寒风”,中央军委情报部(总参三部前身)在台湾的最后一张王牌谍报员,而他的一千多名潜伏战友,都在半年多时间内被台湾保安局破获逮捕。 中共台湾工委领导人蔡孝乾书记叛变,导致“特使一号”吴淬文将军和交通员陈芝等暴露,此后马场町的鲜血铸成了一个大坟包。 六月十日,蒋介石当局判处吴将军等要犯死刑。   龚剑诚孤雁难飞,若不是他一直独立工作,直接接受中央军委“昆仑”领导,这次台湾的“白色恐怖”,很难死里逃生。 幸运的是,恰逢三八线吃紧,龚剑诚被派到东京从事谍报活动。 这得益于当年他在远征军新三十八师做情报,是孙立人将军心腹,所以,孙立人为他谋到一个特派员的职务,从此脱离保密局。

  这架美军运送物资的飞机取道舟山群岛,准备先抵达釜山军事基地加油,再于二十五日上午转东京羽田机场。

  望着的湛蓝色的东海,海面上棉花般的白云飘过舷窗,俯视大陆的龚剑诚默默亲吻舷窗,贪婪地巡视延绵千里的海岸线,那里都曾是他战斗过的地方。 多么希望此刻降落到亲人怀抱啊!思念故土的游子心潮起伏。   然而,他真的还能回到故乡吗?一个潜伏海外的情报员,像一只孤雁远离故土,前途诡异莫测。

夕阳西下时,喝咖啡的美军飞行员漫不经心收听对马海峡天气情况。   “小型台风‘艾尔西’在冲绳南方生成,测定中心气压960毫巴,暴风雨半径约8公里。 小笠原群岛方面的高气压势力不断增加,东京连日梅雨天气将转变成晴天,不过朝鲜海峡和半岛将不会是30度闷热天,而是连绵细雨……”  釜山就要到了。

可飞机上的人不会想到,此时咫尺之遥的北纬三十八度线,战争阴云正翻卷凝聚,一场二战以来最大的战争风暴即将来临,这场血雨腥风将席卷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数百万人将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搏杀中失去生命。 可灾难降临之前,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甚至飞机降落,都能听到釜山市美军露天俱乐部传出的靡靡之音。   然而,当余晖照耀釜山港,C-47运输机降低高度徐徐降落金海机场的时候,龚剑诚绷紧了神经。

他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军港舰只空前繁忙,机场停满B26型和B29空中堡垒型轰炸机。 机场塔台的通讯频道一片繁忙,无线电频道传出机长询问的声音,男女英语声混杂,此起彼伏,在机舱里都能听得见。 焦虑在机舱弥漫,几个美军过惯了台湾平静生活,似乎对窗外这美丽景致下的繁忙茫然,难道要打仗吗。

  飞机停下之后,美军机长告诉龚剑诚,接到临时命令,货机要装载些物资,过两天才去日本,请他到附近旅馆等待。   釜山的夏天来的比台湾稍微晚,但热度空前。

落日隐藏在血样的云里,犹如发烧的病魔不肯褪去。 龙头山名刹绰约,梵鱼寺钟声俨然。 龚剑诚先是饱览了一番风景,以增加对朝鲜的感官认识。 随处可见汉文化深刻印记,甚至分不清釜山是江南沿海,还是风俗迥异的异域。

房屋虽然低矮,但翘檐青砖,绿瓦窗棂,芦席土炕,倒觉毫不陌生。 大街小巷,家家户户,拥挤着顶菜筐、顶粮食和所有生活用品的悠然妇女,若不是一口朝鲜语和独特习惯,真如回到厦门。   韩国人喜穿素白衣服,男女皆是,短衣长裤者居多。 男子粗布衣斜襟无扣,用布条打结外加坎肩,裤裆肥大,裤脚如绑腿样系着,大多穿黑色布鞋。

妇女多数穿缠裙,身边跟着蹦蹦跳跳穿筒裙的少女,也有穿蓝白条纹裙装的学生妹,胸前的两条飘带,让女孩子淳朴中彰显纯洁漂亮。

不过,这里也是摩登世界。

拖地裙,高跟鞋,烫发,女子涂口红,一如上海虹口的北四川路。

走在街上,研读汉字经幡,欣赏朱墙书法,龚剑诚觉得十分踏实。   坐黄包车,在狭窄土街嗒嗒走过,不久就从南浦洞到达札嘎其鱼市场,这里人声鼎沸,卖咸鱼、鲜鱼和蔬菜的吆喝声,花子结队纠缠外国人的乞求声,饭馆前嗷嗷呜咽的濒死的狗叫声,热气腾腾的米饭筐边,伙计们盛着辣泡菜和老主顾交谈的笑声充斥炊烟袅袅的大街。 龚剑诚装作哑巴,比比划划吃点东西,就要去旅馆,忽见几辆美军的吉普车风驰电掣驶过,扬起的灰尘让雪白的米饭蒙羞,但韩国人不敢理论,老板只对耀武扬威的美军点头嬉笑,似乎能打此路过,也是一种关照。